注册 登录  
 加关注
   显示下一条  |  关闭
温馨提示!由于新浪微博认证机制调整,您的新浪微博帐号绑定已过期,请重新绑定!立即重新绑定新浪微博》  |  关闭

水云间

几时归去,做个闲人,对一张琴、一壶酒、一溪云~

 
 
 

日志

 
 
 
 

【薄荷随笔】我欠故乡一段情  

2006-12-20 22:48:04|  分类: 薄荷随笔 |  标签: |举报 |字号 订阅

  下载LOFTER 我的照片书  |
  故乡,一个亲切而遥远的称呼。

  我的故乡在江苏省如东县,是一个有近千年历史的古镇——栟茶镇,我初记事的孩提时是在那儿渡过的。记忆中的故乡是那长长的青石板铺就的街面,来来往往的都是熟识的街坊。清晨尚未醒来,前街上包子铺里的香味就飘进了梦中;起床后,妈妈已买回早点——烧饼,好象很便宜,但非常好吃,只有故乡的街上才能买到那种好吃的,让我一辈子都忘不掉那滋味的烧饼。

  春天的故乡,河水欢快的流淌,河岸边拂柳低垂,芳草青青,和奶奶一起挽着小竹篮,沿着河岸在草丛是寻找一种有芳香味叫“蒿”的野菜,用菜汁和着糯米粉做成包着豆沙馅的团子,碧绿的颜色,入口清香绵软,我常常因贪口而消化不良。

  夏天,故乡家家门前都种着霍香(也叫大叶薄荷),早起时摘几片放入大茶缸中,冲一杯开水。正午下班、放学回到家,端起来大口的喝几口,既清凉解渴,又消暑防病。晚上,躺在纳凉的竹床上,一边吃着刚从井中取出的吊了半天的西瓜,一边听外公讲牛郎织女的故事,却始终没能弄清到底哪一颗是牛郎星,哪一颗是织女。

  中秋时节,妈妈照例总是要买些月饼和水果的,最让我难忘却是那道板栗烧子鸡:放学回家,刚走到巷口,就已闻到那浓郁的香味飘出弄堂,弥漫在整条巷子里,越走近香味越浓,于是整条街上人的都知道有人家在烧这道菜了。时至今日,那香味还常常穿越时空,飘进我脑海中来。

  冬日,大雪后的清晨总是让我格外兴奋,开门满眼一片晶莹,门檐上挂着冰棱,我和哥哥总是站在橙子上拗断冰棱放在嘴里含。堆雪人是爷爷的拿手好戏,常引得大人驻足围观,一阵阵的赞叹,孩子们羡慕不已,我们兄弟姐妹更是得意洋洋。

  8岁那年随父母离开故乡,渐行渐远,故乡也仿佛只是儿时烙在脑海里忘不了的印迹。

  故乡曾给我多少梦,我欠故乡一段情。

  千年的古街还在延续着昨日的故事~~

  

  我家那条巷子是叫良臣巷,也挂着与这相似的牌子。

  

  故乡的小河也不似童年时那般清澈。

  

  我曾在这儿读过小学一年级,儿时的伙伴恐怕也已是绿树成荫子满枝了吧。

  

  石板路呀,你是否曾记下我童年的足印?

  

  这条路是否通向我童年的故园?

  

  这条路上似乎也曾留下我幼小的足迹。

  

  这是否是通向奶奶家的那条路呢?疑惑中~~

  

  看什么呢?你认识我吗?

  

  与时代接轨的轨迹。

  

 

  

  
  又:以上照片来自西祠胡同——如东热线论坛,感谢提供照片的网友

  又及:我的童年是个物资匮乏的年代,故乡的记忆总与吃分不开大家见笑了



------------------
到不了的地方都叫远方~~
  评论这张
 
阅读(334)| 评论(6)
推荐 转载

历史上的今天

评论

<#--最新日志,群博日志--> <#--推荐日志--> <#--引用记录--> <#--博主推荐--> <#--随机阅读--> <#--首页推荐--> <#--历史上的今天--> <#--被推荐日志--> <#--上一篇,下一篇--> <#-- 热度 --> <#-- 网易新闻广告 --> <#--右边模块结构--> <#--评论模块结构--> <#--引用模块结构--> <#--博主发起的投票-->
 
 
 
 
 
 
 
 
 
 
 
 
 
 

页脚

网易公司版权所有 ©1997-2017